字体
间距
字号
背景
配图

作者:自走炮2018年/8月/20日 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5051

「哎呀…我跟你说了几次了,南半球和国内的季节是相反的。我这可是夏天,怎么可能会冷呢。」张静文忙完一天的作业,对自己男友远在国内而没有实质的体贴,实在是感动不起来。

张静文的男友叫刘志浩,是张静文在的大学同学,经过两年的恋爱,决定一起去读研。可是张静文没有想到,刘志浩到现在还没有办法通过雅思语言考试,于是乎张静文只得只身一人先去探路,在国外站稳脚跟。

国外的生活不比国内,虽然这里的空气环境放在国内样样都是奢侈品,可是对穷学生来讲,国外的房租和生活费相比起国内来,即使是上北深杭,才是真正的奢侈品。

「浩,我不和你说了,我室友回来了…」张静文从窗口看到自己的室友从外面回来,匆匆就和男友挂断了facetime语音。

在澳洲,最经济的方法就是住别墅,当然是群租。如果将一个别墅整租下来,再分隔成一个个单间,那房间的单价比起学生宿舍还要便宜。张静文就选择了这样的居住方式,可是这样的居住方法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室友。

张静文起初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因为在这别墅里除了她以外,是两对couples和一个单身的女生苏晓晴,和她一样也是学生,不过是个本科的学生,这样一来没有单身的男人和她住在一同一个别墅里,让自己安心了不少。况且张静文也就只比苏晓晴虚长一岁,当然也就聊得到一起去,更何况苏晓晴在澳洲已经呆了几年了,很多自己不知道如何处理的事情,问一下苏晓晴也便利了很多。

可是后来,张静文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了,苏晓晴虽然是单身,可是并不是总是一个人过夜。更让张静文觉得不能接受的是,苏晓晴带回来的男人还时常不是同一个人。

这番苏晓晴又带来了一个张静文全然不认识的白人。张静文的英语口语还不那么的流利,苏晓晴又像往常一样向张静文介绍自己的朋友,张静文只有尴尬的聊上几句,之后苏晓晴便带上自己的朋友进到房间里去了。

张静文打量着苏晓晴,除了羡慕她可以与白人对答如流,对苏晓晴在性的方面那么的开放,想着多么好的一个小姑娘,却有些痛心的感觉。

苏晓晴在张静文看来,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身高不算高挑,但是身材纤细而健康,四肢与身体的比例浑然天成,自然优雅。即使不如白人女性那般丰乳肥臀,但也不像一般印象中的中国人那样瘦弱,肢体动作中散发出来的健康与自信,和肌肤的颜色,不像白人刻意晒的日光浴之后的颜色,而是自然的。这样的华人女性对白人也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即使像张静文这样在国内为女神级的人物,可是身处异乡,对于苏晓晴也有些说不出的羡慕。

张静文还在揣摩着苏晓晴这是第几个男朋友,房间里已经传出了一阵阵细小的呻吟。张静文的房间就在苏晓晴的房间隔壁,如果呆在房间里势必就能毫无遗漏的捕捉到隔壁房间里的动静,可是即使张静文有意避之,在客厅里仍然可以感知到房间里的活动。

张静文在客厅里端着电脑想要学习,心里却难以平静,不由的想到苏晓晴在房间里已经超过了二十分钟,而那有规律的富有节奏感的机械运动的声音仍然没有停歇的意思。

张静文的心跳速度不由得加快,想到自己的男友的刘志浩,每次即使加上前戏,也不过一刻钟时间,再想到苏晓晴跟自己开玩笑时提到白人的那话儿足有二十公分长短,张静文不相信,可是听到房间里的动静,又不由的想到,苏晓晴也许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张静文没有看几行字,又被苏晓晴的叫声吸引了过去。苏晓晴的叫声明显与机械运动导致床震动的嘎吱声同时提升了频率,且叫声由单纯的性刺激带来的享受转变为夹杂着一丝的痛苦。

张静文的脑海里又想到苏晓晴之前说阴茎太大也不一定舒服,虽然在一定频率下可以同时刺激到阴道里几个点,可是如果加快频率,再加之不像白人女性那般,黄种人的阴道长度比较短,被强烈撞击到子宫口的滋味可不那么好受。

张静文不知道这种感受时什么,只能听着苏晓晴有些痛苦的呻吟声,猜测着这种感觉。张静文听着苏晓晴这样的叫声又持续了十分钟左右,而后戛然而止。

张静文不由得的感叹,实在是太厉害了。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苏晓晴就带着朋友从房间里出来,苏晓晴看出张静文的脸上有些异样,也是心领神会,就连忙带着朋友出去。

临走之际,苏晓晴的朋友还邀请张静文可以参加自己的party,张静文没有多想就拒绝了。

苏晓晴走后,张静文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无意间看到苏晓晴房间的门并没有关上。从门缝中向房间里看去,床上的单子满是身体翻滚之后的皱褶,而在单子的正中,有着交合之后潮湿,床头柜上有着一盒避孕套,而刚用完的避孕套还就丢在地毯上。

张静文望了一眼,见场面十分的淫靡,不忍多看,就径直回了房间。

几个月来,这样的场景不少发生,张静文也渐渐变得见怪不怪了。张静文想着虽然苏晓晴在生活上以中国人的观念来说不够检点,可是身处国外苏晓晴有自己的选择,自己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自然不能说些什么,而且苏晓晴又对她十分的照顾,张静文只能想着等男朋友刘志浩来了以后再与他一起搬出去住,这样也显得顺理成章。

张静文时常会与父母联系,即使父母只能负担自己的学费,而生活费只能由张静文自己努力去补贴,但父母还是十分关心张静文的生活。

张静文和苏晓晴渐渐熟悉之后,也了解到苏晓晴家并不富裕,也是住不起漂亮干净又与学校近的单身公寓,不然也不会和张静文住在一起,可是比起自己,苏晓晴显得光鲜亮丽的多。

若是在国内,张静文定是不愿意和这样的女生做朋友,生怕是避之而不及,可是在国外这个开放的环境下,张静文也渐渐的收起了偏见,有时还会对苏晓晴的事情调侃一二。

苏晓晴虽然知道张静文在国内有个男朋友,但时常还是怂恿张静文参加一些社交活动,但是张静文却不想刘志浩知道了多想,基本上就是学校和住处连点一线。于是这样的状况就演变成张静文对苏晓晴周周做新娘的情况习以为常,不再有什么异议,而苏晓晴也不再遮遮掩掩,甚至还会和张静文谈及性生活,让张静文从一个保守的中国女生迈出了转变的第一步。

房间里又传来了人类肉体碰撞时压缩空气的声音,除了这样的声音,又传出了轻轻的哀鸣:「不…可以轻一点么…我要受不了了……!」

如果从房间的高处俯视,一个全身赤裸,肌肤嫩白又透着红光的中国女性正伏在床上,而屁股则撅的老高。一头黑色的长发散落的披在两肩,这女子便是苏晓晴。

苏晓晴撅起的屁股正被一个身材魁梧满头金发的男人Mike用双手用力的抓住,而那根因为充血而有些扭曲的肉棒在苏晓晴粉红的小穴中均速的进出。

「这样就受不了么?我还没有用力呢…」这个金发男子显然有些不快,可是这种从身后插入一个中国女留学生的快感,还是让他感到莫名的刺激与兴奋。

毕竟苏晓晴是名副其实的高材生,在她所在的大学,即使是英语母语者,没有足够的学识和能力,也是个难以企及的高度。可是这样一个美艳与智慧并重而且又是个异国女子就这样臣服在自己胯下,怎么能让他不激动呢。

几十分钟过去后,一切在mike的一整哆嗦下结束了。

Mike从床上爬了起来,并没有温存,而是径直走向床头挂着的牛仔裤,从裤兜里掏出了几张钞票,点了点,攥在手里。

苏晓晴从脱力的状态下勉强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想要从Mike手里接过钱,Mike却没有松手。

「是不是我们白人的阴茎更大一点呀?」Mike的脸上满是征服了女人后的一脸戏虐。

苏晓晴听到Mike的话,就想到之前Mike几次对自己的粗暴举动,可是苏晓晴不愿意因为一点小事就得罪Mike,尤其是朋友介绍来的「朋友」。

「是…」苏晓晴没有什么思想挣扎,便说出了Mike想要听的话。

「真是个生来就是为我们白人服务的下贱女人。」Mike没有把钱递给苏晓晴,而是用力一摔,七八张钞票散落一地。

Mike走后,苏晓晴并没有起身捡钱,而是松了口气一般趴在床上,脸上浮现着女人高潮后的满足感。因为苏晓晴的分泌物格外的旺盛,每次性交都会弄湿一大片床单,虽然苏晓晴身体不动,但是每隔几秒就会有些轻微的颤动。

随着每次颤动,因为激烈性交过后暂时无法合拢的阴唇里就会溢出一些精液与分泌物的混合物…

张静文每天和男朋友视频聊天以外,还会和父母报个平安。一段时间的接触,张静文渐渐发现苏晓晴似乎从来不会和家人联系,也从来没有提及过自己的父母。张静文只能从苏晓晴说中文的口音中猜测着苏晓晴的籍贯。

每隔几天,苏晓晴就会载着张静文去超市买生活用品和食物。张静文只有生活在国外才明白生活在国外的艰辛。首先生活的成本很高,如果拿着国内的积蓄而在国外没有收入来源,那么所有东西都会很贵。

所以经济实力不足的人就会选择去那些远离市区的大超市采购东西。苏晓晴总是会带着张静文去那家据说是最便宜的Aldi超市买东西。

张静文对苏晓晴总是充满着好奇,虽然苏晓晴和她一样住在群租的别墅里,可是却开着一辆大排量的奥迪。虽然在澳洲二手车市场十分的成熟,可是车上的仪表盘的里程数告诉张静文,这不大可能是一辆二手车。

每次去超市,两个女孩总会购买尽可能多的食物。在购买食物之余,张静文总是会发现苏晓晴会采购大量的避孕套和一些药品。

张静文本不认识这是什么药,可是有一次出于好奇,查了一下,才知道这是避孕药,而且是一种紧急避孕药。

张静文又一次在苏晓晴的购物车里看到了这种药,不禁眉头一锁。

每到周末,张静文就会时常与苏晓晴失去联系。每次苏晓晴都会一脸神秘,或是敷衍的说是喝多了,忘了看手机。张静文每次都会有些担心,可是每到张静文从担心发展到紧张的时候,苏晓晴就会回来。

苏晓晴对于张静文来说,可能还是个神秘的存在,每次苏晓晴洗澡都会把门锁的严严实实的,就算在家里,也不会穿着宽松的居家服,有一次张静文有些不舒服想要进入苏晓晴洗澡正在占用的厕所,苏晓晴就全然当作没有听到,可知张静文知道,苏晓晴一定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又是一个周末,一如往常,张静文不知道苏晓晴又去了哪里。

一个地下的club,字面意义上的地下。地下室里昏暗中人头攒动,苏晓晴与几个金发碧眼的「金丝猫」站在一起,等待客人的挑选。

苏晓晴不论身材还是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好,可是出没在这个club里的男人大多是「老玩家」。有一次苏晓晴主动去搭讪嫖客,那个白人竟然说,「我要上个中国女学生还需要花钱么?我往学校里一站就有中国女学生贴上来。可笑。」

苏晓晴的生意并不好做,而那些金发碧眼的白人,没有一会就被客人挑走了。苏晓晴咬了咬牙,将双手抵在桌子上,由双腿站立,改为单腿支撑身体,左腿交叉过右腿轻轻的脚尖点地。

苏晓晴这套「工作服」的设计,只要稍作动作就能把身体的秘密暴露出来,将诱人的身体展现出来。

一个白人看见苏晓晴那撅起的翘臀轻轻一扭一摆,果然就被吸引了过来。

男人搭了苏晓晴的肩膀,苏晓晴回过头去,只见男人的胯下已经支起了小帐篷。苏晓晴眼神朦胧,楚楚可怜的望着男人。

「过来。」客人的要求在这里便是苏晓晴不容抵抗的命令。

男人指了指自己的胯下,苏晓晴看到撑起来的小帐篷,不用男人多说,便主动的跪下来到男人的身边,趴在张开的双腿间,拉下他的裤链掏出那又粗又长的阴茎,一气呵成。

在男人的目光下,苏晓晴纤细的小手扶住昂扬挺立的肉棒,慢慢送进自己的小嘴中,巨大的龟头被紧紧吸在小嘴中被湿热的小舌尽情的舔弄起来。像是要吸出果汁一般,对着阴茎用力吮吸。

「嗯哈……小婊子,还是这么会吸……嗯哼……」

男人的脸上展现出兴奋的光芒,用双手固定住苏晓晴的脑袋,奋力的在苏晓晴的小嘴里做着活塞运动,努力的想要把阴茎插的更深。

每一次深入喉咙,男人粗大的龟头都回卡在喉咙里,让苏晓晴泪水直流。口水顺着肉棒一丝丝滑落下来。

「中国女人,是不是都是技术那么好,吃过多少人的鸡巴了……」

「咳咳……」苏晓晴被猛地被一下子射入大量的精液进入喉咙里,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乖乖吞下去,不然你可拿不到钱哦。」看到苏晓晴这个样子,那个男人更是兴奋,强迫着苏晓晴把自己的精液吞下去。

苏晓晴的口活虽然比不上常年经营的职业妓女,但是在澳洲,一般白人之间的性爱,白人女性大多不乐意为自己的男人口角,苏晓晴的服务绝对足够填补这样的空缺。

苏晓晴一晚上便要吞下七八个男人的精液,纵使再纯洁的女人,如此大的训练量也能琢磨出速战速决的窍门。

在这个club里,卖淫是不允许的,可是像口交这样的擦边球则比比皆是。苏晓晴在这里打工的名义是个服务员,而工资则是按照服务的次数,而次数则由专人来记录。可是对苏晓晴来说,最重要的收入还是能被客人带走,即使为20个男人口角也不如睡一晚来的钱多。

收藏
点赞
反感
相关小说Recommend Related Fictions
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
Sitemap | Copyright XSAV.Me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络方式: xsavweb@outlook.com